欢迎光临中山弘创电子有限公司网站!

三期必出特肖资料娃哈哈资产超400亿 宗庆后为何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19-05-31 15:38

娃哈哈集团接班人一事再度引发热议。近期,娃哈哈集团董事长宗庆后在接受媒体专访时表示自己“应该是准备退居二线了”,这句话被外界解读为意欲退休的潜台词。尽管娃哈哈集团方面随后澄清称“宗庆后目前并没有退休计划”,但娃哈哈在公众眼中已经临近接班节点——毕竟,创业30多年的宗庆后,今年已是74岁,而一直以来被认为最有可能接班的宗庆后的独女宗馥莉,也已在娃哈哈历练多年。

与之形成对比的是,关于交棒问题,宗庆后多年来都以“女儿不一定接班”作答,这家中国最大的饮料企业最终会否被交到宗馥莉手中也因此备受关注。

不退休背后:宗庆后的千亿梦想与“两张网”

宗庆后1987年创建娃哈哈,凭借自发研制的娃哈哈儿童营养液打造出饮料帝国,巅峰时期营收近800亿。发展至今,娃哈哈在全国建有近80个生产基地,180余家子公司,产品品类近200种。

正是因为娃哈哈的巨大体量,40岁才创业的宗庆后深知“稳定压倒一切”的道理,在接班人一事上始终持审慎态度:

早在2012年,宗馥莉还未进入公众视线时,宗庆后就表态称自己在娃哈哈起码要做到70岁;

2015年,宗馥莉开始接手家族生意已有两年时间,由于娃哈哈彼时营收出现下滑,加之“毒饮品”谣言的打击,70岁的宗庆后用力推多元化、反击谣言等一系列举措,默默推迟了退隐的时间表。此时,关于接班计划,宗庆后在表态上开始出现松动,指出“女儿不一定接班”,给外界留下巨大的想象空间;

此后,在交棒问题上,宗庆后一直以“让女儿自由发展”作为回答,为企业和家族传承留出充足的回旋余地。去年,宗庆后“更新”了自己的退休时间表,称暂不考虑退休,否则“活着就没意思了,干活干惯了”。

这是作为企业家的宗庆后老骥伏枥的一面,但背后也有着更多考量。

首先是基于带领娃哈哈重回销售巅峰的考虑。多年前,即便娃哈哈的营收已达783亿元,宗庆后也并不认为自己到了可以安心交棒的时候。他曾对媒体表示,希望把娃哈哈的规模做到千亿级别。然而,随着娃哈哈营收的逐年下滑,宗庆后的千亿目标与之渐行渐远。

为了再造比肩营养快线的现象级产品,娃哈哈自2015年至今推出40余种新品,以进一步激活销量。宗庆后对此抱有信心,并给出娃哈哈2019年的销售目标——重回700亿。

其次是和众多创一代们相同的希望:推动企业完成平稳交接。在不断寻找新业务的增长点,继续做大娃哈哈之外,宗庆后很早就开始为接班人铺路,其中最为著名的当属分级授权和经销商体系这两张“网”。

2006年开始,以往重大事情几乎都要亲自过问的宗庆后开始尝试放权给各分公司的总经理,即“小权分散”;而各地生产分公司人、财、物、产、供、销由集团统一调度。此外,2012年左右,宗庆后通过内部选拔的方式亲自培养高管团队;2016年1月,宗庆后打破娃哈哈不设副总经理职位的惯例,提拔了两位副总经理,并于近期形成以宗庆后为核心,董事蒋丽洁、吴建林,监事郭虹,经理蔡雷为辅的高层架构。

不断稳固经销商体系也是宗庆后这些年一直在坚持的。经销商对企业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娃哈哈亦是如此,特别是当年与国际巨头达能一战,娃哈哈众多经销商没有一家倒戈,这种联销体模式带来的抗风险能力,使得宗庆后对经销商体系的重视达到空前高度。截至目前,娃哈哈已形成一张由全国7000余家经销商和数目更为庞大的批发商、销售终端组成的营销网,公司新品可在短短一周内迅速铺向全国数百万个零售终端。

对宗庆后和娃哈哈来说,管理和销售的两张“网”刚刚织就、稳定,此时的确并非接班的最佳窗口。

娃哈哈传承拷问:“公主”会掌权吗?

尽管宗庆后现在仍是娃哈哈的灵魂人物,但对于已经74岁的他而言,“接班”是个无法回避的问题。

作为宗庆后的独女,宗馥莉接班的可能性有多大?如果回顾她的成长路径,不难发现线索:

宗馥莉高中时期就已出国留学,大学时主修国际贸易。回国后,宗馥莉先是在集团里生产线最复杂的一个基地驻扎学习,充分了解和熟悉了方便面、纯净水、制盖、热灌装等不同板块;

2007年,宗庆后将主做食品饮料生产加工的宏胜饮料公司分拆出来给宗馥莉“练兵”,从研发、生产到市场均由女儿主抓。宗馥莉在这里一做就是12年,目前,宏胜饮料每年承担了娃哈哈三分之一的产品代加工业务,营收约百亿元,足见宗庆后对女儿的重视程度及接班厚望;

2010年5月,娃哈哈成立进出口公司,承担集团的进出口、国际化和海外并购任务,由宗馥莉掌管;

2018年1月,宗馥莉在宏胜饮料集团总裁之外多了一个新身份:娃哈哈集团品牌公关部部长,主管娃哈哈产品包装及品牌推广。至此,娃哈哈从研发、生产到市场已悉数归由宗馥莉主导,其一直倡导的“用新营销思维和经营理念为娃哈哈带来新活力”的想法,正在父亲的支持下照进现实。

外界普遍推测,在宗馥莉的推动下,宗庆后此前并不支持的上市,或许也在逐步推进中。也正是基于上述原因,在业内人士看来,无论以什么方式,宗馥莉都将成为娃哈哈的接班人。

但另一方面,宗馥莉接班尚待时机。与深谙中国式管理理念,擅长处理与政府和员工关系的父亲不同,海外留学多年的宗馥莉在为人处世上有着明显的西式特点。例如,宗庆后注重企业如何在当下生存,很少考虑远期规划,宗馥莉则认为一个企业不可以没有自己的计划;宗庆后长年在娃哈哈推行“家文化”,以温情的方式凝聚员工,宗馥莉崇尚制度和效率,一些没有完成任务的员工会被直接开除;此外,在宗馥莉看来,父亲长期成为娃哈哈的精神符号于企业而言并不安全,她希望改变“娃哈哈等于宗庆后”的文化,其主导的一系列变革也均与之相关。

对此,宗庆后一方面给予了包容和理解,让女儿保持独立思考和判断,同时也用时间为女儿的“软着陆”留出余地。因此,宗庆后虽然未对女儿会否接班有过明确表态,却一直明确表示“女儿将继承股东权利”,即便最终将由职业经理人接棒,但由于的最大股东仍是宗庆后父女,也无需担心大权旁落,可谓将中庸之道发挥到极致。

新经济、数字化时代,家族传承如何平稳“过关”

事实上,我们今天所讨论的话题也是国内众多高净值、超高净值人群共同面临的一个现实问题:改革开放四十年,随着民间财富的大量增加,先富起来的一批成功人士陆续到了传承的时刻。但与此同时,他们的财富管理能力赶不上财富增长的速度,所以当他们生意越做越大、家族身份全球化之后,他们其实不知道该怎样让财富保值增值。

特别是随着新经济、数字化时代的到来,层出不穷的新模式和新科技的冲击下,家族传承更是面临前所未有的严峻考验。如何拥抱新趋势,在不确定的世界中找到传承的正确“姿势”?

对此,《宜信财富2019年资产配置策略指引》“家族传承”篇早已给出答案:关注对家族的精神财富、家族企业股权与非实物金融资产等进行统筹规划,明确协作发展战略和配置比例,并且运用家族信托和保险等兼具金融、法律属性的工具,防范家族财富所面临的投资风险、民事风险、商事风险,补齐短板,致力于实现家族财富稳健传递、造福后人。

“未来十年,所有高净值人士或多或少都要开始思考家族传承的问题。”对于家族传承的趋势,宜信公司创始人、CEO唐宁给出这样的预判。宜信财富预计,2019年,统筹规划将成为中国高净值人士资产配置的主流趋势,这也将对提供家族传承服务的专业性机构提出更高的要求。

对身处新经济时代的高净值、超高净值群体而言,将资产配置和家族办公室、信托架构的搭建等同时进行,并根据时代变化作出同步调整,是更加成熟的财富规划方式,能够有效实现从创富到守富,在令财富增值和传承中,同时实现家族精神的有效传承。